新聞動(dòng)態(tài)

硝酸是怎么被發(fā)現的?小編帶您來(lái)了解!

所屬分類(lèi):常識問(wèn)答    發(fā)布時(shí)間: 2022-10-24    作者:admin
  分享到:   
二維碼分享

關(guān)于硝酸的發(fā)現,一般能看到的說(shuō)法是:相傳公元八世紀,阿拉伯煉金術(shù)士賈比爾·伊本·哈揚(Jabir ibn Hayyan)在干餾硝石的時(shí)候發(fā)現并制得了硝酸,這是人類(lèi)關(guān)于硝酸.早的記錄。

[1]現在一些學(xué)者認為說(shuō)這屬于“歐洲中心論”產(chǎn)物,因為歐洲煉金術(shù)是從阿拉伯傳來(lái)的,他們知道的.早的資料自然是阿拉伯人的。而且賈比爾是否是真實(shí)存在的,賈比爾是真的生活在八世紀還是后人故意往前提到八世紀的都有爭議,所以這個(gè)說(shuō)法不一定正確。題主問(wèn)“硝酸是怎么被發(fā)現的?”這就先要聊一聊古人是怎么發(fā)現一些“人造物質(zhì)”的制備方法的。一些學(xué)者根據考古證據認為古人發(fā)現礦石能冶煉出金屬是因為他們喜歡收集好看的石頭,然后放在火上燒以此祭祀祖先。銅、鉛、汞可能都是這樣發(fā)現的,但是我國古人吧,對黑黑灰灰的“雜質(zhì)”不感興趣,比如我國古人很晚才發(fā)現硫和汞研磨會(huì )得到黑色的硫化汞。這也導致現在的很多學(xué)者重復實(shí)驗的時(shí)候發(fā)現按古人的方法可以制備一些東西,但古人就是沒(méi)發(fā)現,比如砷單質(zhì)。見(jiàn)毒物科普:砒霜和砷 中國和印度的古人很早就能制造青銅器,也掌握很多金屬的冶煉,可想而知中印兩國學(xué)者或多或少地不認同賈比爾發(fā)現硝酸的說(shuō)法,對硝酸或者說(shuō)無(wú)機酸的發(fā)現有著(zhù)自己的見(jiàn)解??上Ч湃瞬恢缽娝岬幕瘜W(xué)式,也不可能直接寫(xiě)“這是有腐蝕性的刺激氣味液體”,所以中印兩國學(xué)者基本思路都是“能溶解黃金的液體→利用了王水類(lèi)似的原理→可能有硝酸”。我國的一些學(xué)者堅持認為煉金術(shù)是唐朝甚至更早期的中國-阿拉伯地區交流中傳入阿拉伯的,煉金術(shù)/化學(xué)源于中國,因為阿拉伯煉金術(shù)和我國煉丹術(shù)在很多地方有相似之處。(這也不是什么普遍接受的說(shuō)法)所以結合前面介紹的“新物質(zhì)發(fā)現套路”,一個(gè)合理的猜測是我國古人灼燒硫酸鹽礦物,收集三氧化硫后將其與水反應得到硝酸,在從硫酸制備鹽酸硝酸。這個(gè)知識再通過(guò)絲路傳到阿拉伯……這自然是學(xué)過(guò)現代化學(xué)的人的腦補。即使是支持阿拉伯煉金術(shù)來(lái)自中國的學(xué)者也不得不承認,中國古人似乎對氣體氣味不是不關(guān)心,導致錯過(guò)了發(fā)現三強酸的機會(huì )。比如另一個(gè)回答也提到的“狐剛子”其實(shí)是偶然的記錄,沒(méi)有后續。<img 李曉岑. 中國金丹術(shù)為什么沒(méi)有取得更大的化學(xué)成就──中國金丹術(shù)和阿拉伯煉金術(shù)的比較. 自然辯證法通訊, 1996.那么“溶解黃金的液體→利用了王水類(lèi)似的原理→可能有硝酸”的線(xiàn)索有嗎?多的是。我國古代有很多關(guān)于制作“液金”的文獻,就是嘗試用各種東西溶解金

陜西硝酸

[2]。因為金基本只有王水能溶解,所以很對時(shí)候把古代文獻中的“溶金”直接歸為主要利用了王水的類(lèi)似物。后來(lái)孟乃昌通過(guò)實(shí)驗證明硝石+醋酸+氯化物的體系溶不了金,可能還需要三價(jià)鐵什么的幫助。不過(guò),也有認為是主要是利用氰化物的。出現這種爭議主要因為不能確定配方中的名稱(chēng)對應的物質(zhì)到底是什么。我覺(jué)得更能確定是利用類(lèi)似“王水體系”物質(zhì)的案例是溶解朱砂

[3]。 朱晟, 季鴻昆. 中國制取無(wú)機酸的歷史回顧. 中國科技史料, 1992, 13(2):6.現在一些資料為了防止被指責是“歐洲中心論”產(chǎn)物會(huì )把印度的說(shuō)法列出來(lái)。至于硝酸之后的歷史可以參考引用的那篇英文文獻:SOME NOTES ON THE EARLY HISTORY OF NITRIC ACID: 1300 – 1700。參考:中國古代化學(xué)天貓¥11.40去購買(mǎi)“中國古人不重視氣體”的說(shuō)法和朋友討論過(guò),一是排水集氣法確實(shí)意義重大,二是阿拉伯人、歐洲人是真的喜歡大場(chǎng)面,中世紀歐洲煉金術(shù)士有把噴出紅棕色二氧化氮這事用隱語(yǔ)記成“出現紅龍”,歐洲貴族喜歡看“爆炸魔術(shù)”。而另一方面,中國這邊煉丹時(shí)間很長(cháng),加熱個(gè)幾十天都不算長(cháng),而且喜歡雇傭“童子”煉丹,就像現在流行的實(shí)驗外包一樣,只看產(chǎn)品,不關(guān)心過(guò)程,即使過(guò)程中出現了刺激性氣味、有顏色的氣體也少有注意,更不會(huì )收集。至于陶弘景的“以火燒之,紫青煙起,云是真硝石(硝酸鉀)也”,其實(shí)也沒(méi)有推廣開(kāi)。就和狐剛子、《三十六水法》中記載的“疑似無(wú)機強酸”一樣,是孤例?!吨袊糯瘜W(xué)》在.右,比很多師范用的化學(xué)史好看多了。本回答一些觀(guān)點(diǎn)出自這排書(shū),忘記具體哪一本了,因為古代化學(xué)史內容少,相互借鑒的太多了